•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第七百零四章 圣寿节(中)    文 / 九悟 更新时间: 2018-05-16 06:3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城北蜀王府。在晋王独自踌躇,谋划时,在韩谨在露台上弹奏古琴时,蜀王宁恪迎来一位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客人:礼部郎中尹言,到府拜访。

    小雨淅沥,带着冬寒。蜀王府正中,蜀王的内书房中,宁恪招待着尹言。

    尹郎中,在某些圈子层面中,名气不小。蜀王当然听过。不过,尹言原来任詹事府右谕德,本来就负责有教导太子的职责。又早早的离京,并没有被废太子风波波及。

    宁恪一身白衫,身姿修长,玉树临风,英俊潇洒,身上带着皇子的富贵风流气质。开口说话,声音很有男子的磁性。很容易令女子心生好感。

    和尹言隔着桌几相邻而坐,宁恪笑着道:“尹先生,你的选择,真是够出乎意料。你这次来找我,难道是要杨皇子在圣寿节上有所表现?他才不到3岁。”

    宁恪自是已经见过杨皇后。知道杨皇后有意聘请尹言为杨皇子之师。已经和庆国公的二女儿定亲的宁恪,此时身上少了些风流倜傥的气质,而多了几分沉稳。

    尹言42岁,白面长须,中老年帅哥。一身蓝色的文士衫,身上有着很浓的书卷气息。喝着茶,微笑着道:“两岁多足可承欢天子膝前!世人都以为晋、楚两王可为东宫,在下独许雍国公。”

    国朝的皇子,如唐明时期,必定都是封亲王。但不会在一开始就封亲王,而是慢慢的加封。杨皇子为皇后子,起点非常高,此时已经被册封为“雍国公”。

    宁恪目视着尹言,想了想,苦笑着摇头,道:“尹先生请说吧!”

    他政治斗争水平一般,不如永清郡主宁潇。几次都看错贾环的思路。但智商还是超过常人水平。尹言的想法,功利点说,就是吕不韦。

    但,纯功利的话,可以选择推晋王。毕竟晋王此时很被动,但却又有基础。可见尹言还是有他自己的想法:文官执政。

    而宁恪苦笑的原因是,他千方百计的避免被卷入最凶险的政治风波:夺嫡中。但,最终还是被卷入。他难道能选择不帮他姨娘吗?姨娘待他如子。

    尹言一个招呼都不打,就上门来,看得真准!

    尹言笑一笑,道:“殿下不必苦恼。只是教雍国公几句话而已。没有多大的风险。不过,我有件事需要提醒殿下一声:边疆将士封赏甚厚,户部银子吃紧,大头都是天子内帑出的。如今内帑必定缺银子,殿下手里握有铸造银币的利润,一年200多万,圣寿节的礼,若是少了,恐怕会被人诟病。”

    蜀王没好气的翻个白眼,“若非尹先生上门,我会被谁惦记?”他一个亲王而已。又没有皇位继承权。就算多得了些银子,但都知道那是贾环看在皇后的份上,分给他的。这是皇后的份额。谁敢惦记?

    尹言微微一笑,对蜀王拱手一礼,算是致谢。

    他虽然“驱动”蜀王做事,但还是帮蜀王把后路都给考虑好了。人品很过硬。

    …

    …

    时间进入十一月,或许京中各家报纸的重点还在报道边塞的战况、胜利。然而,满朝文武所关注的,除了银币在全国各地推行的情况外,再就是天子的圣寿节。

    雍治天子的生日是十一月二十五日。

    而在圣寿节前,便是冬至日。冬至一到,基本各衙门就等着过年。至于,满朝文武心里有几个真心给天子贺喜生日,这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

    不过,只关注放假的,水平肯定不够。对于朝堂上的明眼人来说,关注的是随后在西苑中,天子与妃嫔、皇子们的家宴。天子有子女四十多人。成年的皇子十几位。但真正受到关注的只有两人:晋王、楚王。

    在更高明的朝臣们看来,今年西苑的皇家家宴,必然会有风波。在夺嫡形势如此之紧的情况下,一点点蛛丝马迹都会被过度解读,岂会无事?

    而,届时,天子将会透漏出他心中对东宫之位的某些倾向。这才是大家需要关注的重点。

    …

    ….

    时间,便是在京中这样的气氛中,缓缓的流走。

    至十一月二十五日,皇宫中、西苑里张灯结彩。吴王亲自操持着大小事宜。忙的脚不沾地。对宫中各处的各色赏赐。蒸出来的一笼笼的白面馒头,发给宫中数千名太监、宫女。上上下下,喜气洋洋,欢声笑语。

    清晨时,雍治天子在钦安殿中祭拜天地,而后到皇极殿中接受百官朝贺。大学士华墨、卫弘、宋溥三人带着百官进献拜见,进献寿词文章。

    雍治天子坐在宝座上,俯视着群臣。各种官样文章,比如:“万寿无疆”、“文治武功远迈前朝”等语,祝福、歌颂天子。

    雍治天子听的脸上微微带笑,心中喜欢。人老了,总喜欢听些顺耳的话。而如左都御史张安博那样,喜欢唱反调的,就很不讨人喜欢。即便身为天子表露情绪,不是太好。但今天毕竟是他的生辰,雍治天子情绪外露。

    十月底至十一月份,左都御史张安博连上数封奏章,劝谏雍治天子爱惜民力,奉行节俭,不要擅动兵戈。但这些奏章,在朝堂中没有激起半点波澜。颇有些曲高和寡的意味!科道,完全没有“跟风”的意思。包括贾环的好友朱鸿飞、刑科给事中范锡爵等人。天子亦将张安博的奏章留中不发。

    御座之下,便是翰林方阵。翰林修撰、中书舍人费敏政偷偷瞄着御座上的雍治天子。

    而如同他这样的动作的还有很多朝臣。比如:国子监祭酒魏源质,工部左侍郎纪兴生、刑部尚书白璋、张安博等人。因为,几个月不见,天子再次露面,似乎日渐苍老。

    身处在皇极殿中的群臣们,不少人都已经感受到大周雍治朝行将结束的气息!

    难怪朝中关于夺嫡之争白热化。天子才46岁,就苍老成这样子,而东宫空悬。人心如何思定?总有些胆子大的,仕途不如意的,以及野心家,想要博一把。

    …

    …

    朝会一直耽搁到下午。群臣散去。圣寿节,放假一天。

    雍治天子心情不错的回到永寿宫中,抱着杨皇子,和杨皇后说话。然后,一起登上巨大的御轿,由几十名身强力壮的太监抬着,前往西苑。

    冬季时分,天黑的早。西苑中,早已经是火树银花。偌大的西苑中,放眼望去,到处是小巧玲珑的宫灯。颜色红黄蓝紫青。寒风抚过如若银光长龙在舞动,如若梦幻。

    雍治天子和杨皇后先到含元殿的偏殿中,稍作休息,用些晚膳。而后,才到正殿中参加家宴。

    晚膳前,太监总管许彦、六宫都太监夏守忠、大明宫掌宫内相戴权三大太监带着宫中各处有头脸的太监约六十多人,向天子祝寿。场面略显热闹,喜气盈盈。

    …

    …

    天子圣寿,京城中,并无太多的变化。

    荆园中,韩谨和楚王的幕僚们,一起约七士衫,头戴唐巾,十六岁的青年,神情沉静,气度从容。随意的道:“多拿点肉串来。澄哥儿,你长不胖的原因,就是青春期摄入的蛋白质太少。”随口教一下学生。

    古代的审美,胖比瘦好。当然,肥胖自是不行。宁澄翻个白眼。他被贾先生鄙视了。对着门外大声吩咐道:“小六,把羊肉串给本世子来二十串。”

    宁潇微微一笑,洁白的纤纤玉指,在棋盘上落在一枚黑子。自贾环从东庄镇上写信来,要她然帷6寥眨驮诹教烨啊br />
    贾府在宫中并非没有消息渠道。元春毕竟还是贵妃。但是,贾环并不打算为今日这样的一桩消息,动用贾府在宫中的人情、渠道。没有必要!

    他要刷的分,其实已经处理完。他在吴王府这里等结果。吴王管着内务府,想要知道西苑里的消息,实在太容易。而且正好永清郡主宁潇很关心时政。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悟空追书_kongzhui.com(www.shu-bao.com) 手机版:www.shu-bao.com/wap】
网站设计开发者 QQ:1981-25-5858 淘宝店铺:669977.taobao.com 官方商城:www.669977.net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